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文娛>

童趣盎然傳神韻——“河東第一娃娃生”裴潔的藝術之路

來源:發布者:王思恭時間:2019-08-29




隨團學藝夯根基

1966年8月,裴潔生于一個頗有聲望的梨園世家。她的父母兄弟,皆為造詣深厚的業界名流。先天的基因遺傳,蒲劇團大院濃郁的戲曲氛圍,使裴潔對蒲劇有一種超人的悟性和執著的追求。

裴潔藝術啟蒙受其父——著名蒲劇表演藝術家蘇俊祥的影響較深。從1981年起,裴潔開始隨團學藝。長輩的嚴格要求,她自己的刻苦勤奮,以戲帶功的舞臺磨礪,使她得以在特殊的藝術環境中茁壯成長,練就了“四功五法”這一扎實過硬的基本功,為其日后的舞臺生涯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裴潔的念白氣息充沛、吐字清晰,富有抑揚頓挫的節奏美;她的唱腔情動于衷、流暢自然,韻味濃郁、特色鮮明;她的扮相靈秀、童稚天真;她的表演精到細膩、逼真傳神,演誰像誰、意趣盎然。無論角色大小,她常有出人意料的出色表現,而她那過硬的武功,尤其令人稱道。

在《岳家莊》一劇中,她扮演的是南宋抗金名將岳飛之子岳云。其扮相英武瀟灑,唱念鏗鏘有力,開打身手矯健,出手干凈利落,塑造了少年英雄岳云胸懷大志、潛心習武、抗金保宋、精忠報國的藝術形象。這一角色血肉豐滿、鮮活生動,使她一戲成名,得到業內外一致好評,展示了她不凡的藝術實力,很快令她進入藝術創造的高峰期。

戲戲出彩演人物

優越的條件,良好的氛圍,嚴謹的臺風,嚴格的要求,使裴潔的舞臺生涯始終在藝術創造的高端運行。裴潔不負眾望,傾注全部心力,深入人物內心世界,努力演活每個角色。

在傳統名劇《三娘教子》中,裴潔扮演年僅13歲的薛乙哥。通過唱做俱佳、分寸適度的表演,裴潔生動刻畫出了薛乙哥生性頑劣、少不更事、貪玩厭學,聽信閑言惡語相向頂撞庶母的形象。在三娘王春娥和義仆老薛保苦口婆心、語重心長的勸諭下,薛乙哥幡然悔悟、發憤苦讀,一家最終和好如初。裴潔與扮演王春娥的優秀青衣丁竹霞珠聯璧合,將該劇演得風生水起,達到了新的藝術高度。

在《安安送米》一劇中,安安是與其母龐桂蓮平分秋色的重要角色。裴潔先后演出了兩個劇種的兩個版本:一是重新整理改編原傳統劇目的蒲劇版本;一是由筆者進行重大改編,先后由安榮、韓樹荊導演,由藝校高級講師、著名青衣李愛玲與裴潔合作演出的眉戶《飛云庵》。

裴潔在吃透劇情和人物的基礎上,融會貫通、真情貫注,將安安的母親龐桂蓮被袓母趕離家園、棲身尼庵之后,安安日夜思念、節食奉母、送米探望、遭母誤責、哭訴情由、誤會冰釋、立志苦讀、與母親依依惜別的情感變化,揭示得淋漓盡致、真切感人,使觀眾在淚水和掌聲之中,感受到真情的可貴,得到深刻啟迪。

在武俊英、王藝華、賈菊蘭三位梅花獎獲得者,一級演員張巨,以及仇璽勤等6位二級演員聯袂演出的古裝愛情悲劇《玉蟬淚》中,裴潔扮演比主人翁曹芳兒小16歲的“丈夫”小夢霞。

這是一出曹父為了報恩、陰差陽錯締結的畸形婚約,裴潔以層次清晰的表演,將沈夢霞對三叔畸形婚姻萬般苦悶的同情,聽到閑言碎語內心的彷徨,對自己姓沈、姐姐姓曹的疑惑,“只要姐姐,不要老婆”的心理活動,表達得準確到位,為王藝華接演成年沈夢霞進行了成功的鋪墊,為劇目的成功作出了貢獻。

宋代宮廷大戲《貍貓換太子》,講述了為奪后位而發生的驚心動魄的宮廷斗爭。該劇中東宮李妃所生太子,被西宮劉妃使人以剝皮貍貓換之。險被溺于御河之內的太子,為陳琳、寇珠所救,送到八千歲趙德芳處養大,后被已升為正宮、親生兒子夭亡的劉妃收養。小太子探望身陷冷宮的李妃,使沉寂多年的后宮斗急更加激烈……善惡有報的劇情,使該劇久演不衰。河東五梅聯手打造,使該劇成為市蒲四十年團慶最大的亮點。

裴潔在劇中飾演的小太子,是矛盾集中的焦點,與劉妃、李妃、寇珠、秦鳳、郭槐等人物都有不少對手戲。她全身心投入,恰到好處地演出了人物善良稚嫩、好奇好動、富于同情之心的性格特征。冷宮探視李妃的一場戲尤其精彩,冥冥之中血濃于水的母子親情,被二人表達得若隱若現、惟妙惟肖,為這出經典劇目的圓滿成功錦上添花,功不可沒。

在楊艷、張巨兩位一級演員聯手打造,講述隋末“羅家花槍姜家傳”歷史典故的武打古裝劇《對花槍》中,裴潔扮演的是姜桂枝孫孫羅煥,因得姜氏真傳,武藝高強,身手不凡。其在與從未謀面的叔父、著名武生李永杰扮演的羅成對陣時,交鋒激烈、精彩萬分,令人眼花繚亂的武打場面高潮迭起,蔚為壯觀,得到觀眾由衷點贊。

裴潔在《清風亭》中扮演小張繼保,在《西廂記》中扮演歡郎等角色,雖然戲份不重,卻給觀眾留下了難忘的印象。

回首藝術歷程,裴潔扮演的人物之所以戲戲有亮點、個個有特色,絕無雷同的感覺,無論戲份輕重,均起到了增光添彩、提戲的重要作用,正是由于她一絲不茍,傾注全部心力去演好每個角色。她的努力,將娃娃生演出了新境界,達到了新高度。“河東第一娃娃生”,裴潔當之無愧。

情有獨鐘是蒲劇

裴潔鐘情蒲劇,傾力奉獻,不僅認真演好每個角色,而且積極參加各類演出,常常帶給觀眾意外的驚喜。

2000年“五一”前夕,市蒲劇團在大院內組織聯歡,眾多名家各展絕技,裴潔出人意料地反串角色,帶妝扮演《三對面》中的包公,大凈演員董朝紅扮演了皇姑,直把觀眾笑得前仰后合,樂不可支。而裴潔的唱與表演,也讓觀眾領略了一名優秀演員應具備的成熟、全面、扎實的技藝和能力。

在蒲劇《風箏緣》臨時救場演出中,裴潔飾演丑角朱千歲,更是讓河南三門峽、靈寶的觀眾大飽眼福。

裴潔的母親,是以《杜鵑山》中柯湘、《紅燈記》中李奶奶、《楊門女將》中佘太君、眉戶藝術片《一顆紅心》中許三嬸、蒲劇電視連續劇《西廂記》中崔老夫人等典型形象久享盛譽的國家一級演員,已故著名蒲劇表演藝術家裴青蓮老師。她的許多經典唱段廣為傳唱,歷久不衰。

進入中年的裴潔,細細揣摩學唱了母親的一些主要唱段,而以《楊家女將》中余太君“一句話惱得我火然雙翼”的核心唱段最為出彩。該劇1978年參加全區會演,已故蒲劇音樂家劉雙虎、高中秋合作譜曲時“用須生唱法改造老旦唱腔”(劉雙虎語),并結合裴青蓮嗓音特點,對其進行了精心設計。裴青蓮首唱后,反響強烈,深受歡迎,遂成經典,久唱不衰。

裴潔雖然行當有別,但卻學得最像,唱得最有韻味,這也奠定了她裴派演唱風格的基礎。

筆者第一次聽裴潔演唱時,大感意外,向她祝賀:“這段唱腔非常好,繼續努力,再上臺階。”裴潔說:“對,小裴繼續努力,爭取趕上老裴!”聽得眾人開懷大笑!

裴潔還繼承了其母經典名劇《賀后罵殿》,突破行當飾演賀后。其大氣磅礴的藝術震撼效果,使該劇成為必點劇目,觀眾看后直喊“過癮”。

光陰似箭,白駒過隙。已過天命之年、進入藝術轉折的裴潔,組建了民營劇團——新絳縣青年蒲劇團,并出演了革命現代戲《血染紅梅》。該劇在2018年全市第四屆文化“菊花獎”新劇目大賽中成功上演,深受好評。

特別是2018年年初,受湖南永州市零陵區委、區政府考察邀請,她帶領新絳縣青年蒲劇團為三湘四水八方客人和當地觀眾獻上了10場精彩的演出,使古老的蒲劇藝術,第一次展現在湘南觀眾面前。其婉轉的唱腔,高亢的旋律,精湛的表演,讓現場觀眾如癡如醉,撂響了瀟湘大地。

裴潔的愛人是一位多才多藝的宣傳文化干部和兼職編導,成功地創作改編了《岳銀屏》《血染紅梅》等劇目。夫妻二人志同道合,意趣相投,事業有成,美滿幸福。祝愿裴潔藝術青春永注,為蒲劇事業再作貢獻。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大逃杀客服
中金股票推荐 山西快乐10分常出号码组合 mg线上娱乐游戏 欢乐生肖是官方的吗 都说问道赚钱 22选5 今天甘肃快三开奖查询结果 辽宁快乐12top10期遗漏 重庆时时开奖手机 快乐10分技巧 江苏11选5 七乐彩开奖号码 北京11选5人工计划 极速11选5 重庆时时彩投注平台 欢乐生肖走势图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