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河東映像>

新民的書

來源:發布者:楊星讓時間:2019-10-15

與李新民相識,是一件必然的事情。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在報社當文學版編輯,只要是喜歡文學想在報紙上發表文章的人,都希望認識我。那些徘徊在文學邊緣的小青年,懷揣著文學夢,戰戰兢兢地來報社投稿,企盼自己的作品能在報上發表,圓一個作家夢。我是編輯,換個說法是園丁,這塊文學園地里,栽什么花,種什么草,基本上是我這個園丁說了算。那些年輕人的心思我非常理解,因為我也是從業余作者走過來的,因此我對這些業余作者熱情有加,讓他們感受到愛好文學、喜歡寫作是一件多么自豪和榮耀的事。

李新民的來訪,與眾不同,因為太隆重了。

那天我仍像往常一樣在辦公室伏案編稿,進來了三個人,其中有一位比較面熟,好像以前來過。這個年輕人走到我面前,很恭敬地向我介紹:這是他們單位的領導,喜歡寫作,今天特來拜訪。被介紹者是一位身材較高的人,也就三十多歲,穿著樸素,像是一位大隊干部。一開口說話,我就聽出他是萬榮人,滿口的萬榮土話。倒是陪同的那兩個年輕人,西裝革履,操著一口并不標準的普通話。那樣子極像是兩位縣上干部陪同一位村干部,有點兒滑稽。

這位被稱為領導的人倒也謙虛,恭稱我老師,并遞上他們主辦的文學刊物,指著一篇文章說是他寫的,望指正云云。

這三個人,雄赳赳來,氣昂昂走,很有氣派,在我當編輯的生涯中第一次遇到,因此印象深刻。

他們辦的是一份小報樣式的刊物,是團委辦的,這位叫李新民的領導不知道是兼任團委書記,還是分管團委工作,我不清楚。我很仔細地閱讀了那些文章,特別留意了李新民的作品。李新民寫的是一個小散文,不長,千把百字,寫得很有情趣,把農村淳樸的鄉情寫得生動感人。我很快編發了這篇稿子,題目就叫《鄉情》。

就這樣認識了李新民。

熟悉了,交往多了,不記得哪一次,無意間問起在哪里上的中學?一說,居然上的是同一所學校,只是他比我高一級。

這就是同學校友了,感情上立馬親近了許多。

新民問我后來在哪里上的大學?我紅著臉訕訕地說,初中畢業我就工作了。

新民看了我幾眼,嘴角露出一絲含意不明的微笑。

稱呼變了,不再叫老師,而是直呼其名。

因為神秘,所以敬畏;偽裝剝去,露出真容。哈哈,原來你是身后拖掃帚,冒充大尾巴狼呀!

發了那篇小散文后,新民再沒有給我送過稿。知道他是單位領導,百事纏身,沒時間寫作是可以理解的。

誰知有一天他突然來到我的辦公室,帶來了他的長篇小說《百泉河》,不禁讓人瞠目結舌,這老兄,啥時候搞出了這么一部作品的?

新民不僅出了書,他還要開一個座談會。他列出來一個長長的出席人員名單,重要人物當然由他去邀請,一般人員他則毫不客氣地指派我去通知。那口氣,就像使喚他的手下一樣。我呢,唯命是從,不敢有一絲怠慢。

那次的座談會規格很高,有兩位地委委員出席,運城地區文聯主席、副主席及知名作家全部到會。我后來參加多次類似的座談會,也主持過很多次這樣的座談會,但都沒有那次的規格高。

一個業余作者,又在單位擔任著主要領導工作,抽空兒寫作,能出一本書已非易事,但新民在《百泉河》出版之后,又連續出版了《世道》《一路走來》兩部長篇小說和一部紀實文學《英娃》,新民的高產,足以讓一些專門從事寫作的人汗顏。

在新民的座談會上,我雖然只是個跑腿打雜的角色,但也聆聽了那些領導和作家對新民作品中肯的評價。實話實說,評價很高。

新民把他的書送了我一套,我是認真拜讀。寫小說的,只要能熟練地掌握運用語言藝術,就可以說成功了一半,而新民駕馭語言的能力,可以說是非常嫻熟,他把方言土語運用得淋漓盡致、出神入化,從而勾勒出一幅幅美麗的鄉村民俗畫卷。大俗即是大雅,新民的小說能登大雅之堂。

因此,讀新民的書,便成了一件賞心樂事。他幽默風趣的語言,讓人忍俊不禁笑出聲來,但你讀他的《英娃》,卻要備好紙巾。

這就是新民作品的魅力。

我人微言輕,說的不足為憑,但最近發生的一件事,足以說明新民作品的水平。

新民今年又出了書,上下兩冊,五十萬字,書名《雜碎》。這套書受到市委宣傳部領導賞識,經專家評委審定,列為運城市2019年重點文藝作品創作項目。

新民當然高興極了,這老兄也不知道是以前寫的,還是趕寫出來的,反正又弄出了一部小說。他給我打電話分享了他的喜悅,并說將書稿快遞給我,讓我先看看。我為新民高興,也為能給他幫忙而興奮,于是滿口答應下來。不是吹牛,這幾年我大部分時間都在為別人審讀書稿,有官方的,也有朋友的。因此這事對我來說駕輕就熟,我一定好好審讀新民的作品。我對新民表態:一定認真看,改正錯別字,提出修改意見。新民在電話那頭不客氣地說:你改什么錯別字,提什么意見,看完后,你夸我幾句就可以了。

一盆冷水兜頭澆下,我清醒過來:人家給個棒搥,你就認了針(真),還真把自己當成了一棵蔥。

我唯唯應諾,并向他保證,看他書稿絕對不拿筆,當了幾十年編輯,只要看到錯別字,就忍不住想改,這是職業病。

新民的《雜碎》我在同學群里發了一下,結果大部分同學都想要。我給新民說了,這老兄也大方,讓我報上名單,他一一簽名贈書。書全部快遞給我,讓我分送同學們。

不多,就我們一個班,四十來個人,也就是四十多套書。那幾天天氣奇熱,我頂著烈日,為同學們送書,所到之處,無一例外都受到了熱烈歡迎。我給他們送去的是精神食糧,他們回饋我的是物質享受——好吃好喝地招待。飽了口福,還增進了感情。

跑臨猗,上萬榮,最遠到大同。

站對了位置,找準了角色,我就是一個賣書郎!

還有幾位同學的書沒有送,不說了,趕緊送書去。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大逃杀客服
哈灵上海敲麻麻将下载 在线股市行情 江西优乐精麻将下载app 重庆幸运农场手机软 26选5近30期开奖 电竞比分网1zplay手机版 股票挣了谁的钱 三尾中特最准网站 大众娱乐棋牌最新版 彩票26选5什么时候开奖 11选5湖北 广西欢乐麻将下载安装 安徽快3开奖直播视频直播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3d开奖结果走势图 上海十一选五360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