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鉤沉>

古人背誦能力超乎想象

來源:發布者:時間:2019-10-15

“誦”字的原意即大聲背誦。古人的背誦能力,今天看來會讓我們大吃一驚。

宋朝著名的文學家和書法家黃庭堅五歲時,已經能夠背誦五經。有一天,他問老師說:“從來都稱六經,為什么只讀五種?”老師回答:“《春秋》不足讀也。”這在當時人中是很流行的一種看法,最典型地反映在王安石把《春秋》稱作“斷爛朝報”的評語中。可是黃庭堅說:“是何言也。既曰經矣,何得不讀?”據說他于是“十日成誦,無一字或遺”。

當時人們的記誦能力強過現代人許多,則肯定是事實。在印刷術普及之前,更不用說在紙張取代竹帛成為最基本的書寫材料之前(此種取代之完全實現要晚至兩晉之際),也就是當人們在一生中只有很珍貴、很稀少的幾次機會能夠接觸到典籍的時候,人記誦文本的潛在能力就被最大限度地發揮出來了。這種能力不但在少數人身上表現得特別突出,同時對很大一部分讀書人來說,它也是一種必須掌握的基本技能。

證據呢?只要回憶一下唐人所謂“三十老明經,五十少進士”,宋人所謂“焚香禮進士,嗔目待經生”,個中的道理便可看作最硬朗的證據。人們對科舉的兩個主要科目的重視程度大不一樣。進士的取錄標準是文學創作的才能,所以進士科成為展示讀書人才華的主要競爭科目。考的人多,錄取難,中選者也更受社會的尊敬。明經科考的是記誦,可謂“手抄義疏,口誦集解,心熟箋注”,所以被當時人看作是一條“舍精就簡,去難從易”的晉身之路。可見記誦已經變成古代士人的尋常技能。因此可以斷言,古人的記誦能力普遍優于今天的人們。

記誦潛力的發揮固然與典籍難求有一定的關系。但是在中國古人的讀書傳統中,記誦又遠遠超出了用以機械地保存典籍文本的一種方法或手段的意義。朱熹說:“讀書須成誦,方精熟”,就是這個意思。(《解放日報》)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大逃杀客服
欧洲即时赔率哪里查 天天捕鱼电玩城官方 500万足球即时比分 2018做什么赚钱比较快 急速赛车 88彩票 股票涨跌数据 鼎丰娱乐平台 电竞比分007 飞禽走兽财神机的技巧 老北京酱爆猪蹄赚钱吗 双色球黄金分割 贵州麻将掷骰子规则 亿客隆彩票官网 贵州十一选五号码推荐 山西快乐十分开结果